page contents
首页 >> 文化 >>文化 >> 儒道结合 方为人生
详细内容

儒道结合 方为人生

时间:2021-07-07     作者:贾红侠   阅读

儒家虽以德治、仁政为核心,但总体偏重入仕之道,曰:“为政以德,譬如北辰,居其所而众星共之。”,曰:“道之以政,齐之以刑,民免而无耻。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,有耻且格。”道家以“道”为核心,认为大道无为、主张道法自然,提出道生法、以雌守雄、刚柔并济等政治、经济、治国、军事策略,属于“诸子百家”中的哲学流派,偏重出仕之道。

儒家和道家相融合,入仕和出仕交汇在一起,便是人生。从远古传说的巢氏“构木为巢,以避群害”、神农氏“斵木为耜,揉木为耒”的人们依附自然,改造自然开始,到现代人们仍奉行的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,无不如此。

孔子“师郯子、苌弘、师襄、老聃”,师从老聃,就注定了儒家里面必有道家的影子。如“子罕言利与命与仁。”孔子很少谈到利益,却相信天命、赞许仁德。又如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,……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顺,七十而从心所欲,不逾矩。这里的“天命”、“从心所欲、不逾矩”正契合了道家“是以圣人无為,故无败;无执,故无失。”的思想。道家讲“将欲取天下而為之,吾见其不得已。天下神器,不可為也,不可执也。為者败之,执者失之。”又兼通儒家的德治、仁政思想。正可谓二者虽有偏重,却与“鱼与水”的关系雷同,切切的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。

二者兼并用之,道来简单,行之实难。十年寒窗谁不想金榜题名,一举高中谁不求大展宏图,宦海沉浮谁不会发几句牢骚?不然也不会有古之士子“怀才不遇、愤懑不平”之感情倾泻。

但作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、在多个领域集大成者的苏轼把两种思想融合的炉火纯青。在《水调歌头》遭到外放之时,未与子由团聚的中秋佳节,自我开解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”,并祝愿天下人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,仕途的失意,在词中贯穿的却不是萧瑟凄厉。在被贬黄州之时所做的《赤壁赋》中面对“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”的箫声,发出“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成色,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。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,而吾与子之所共适。”的旷达之叹。宦海沉浮一生,晚年还能做出“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”的自嘲总结。一生蹉跎,壮志未酬之时返求内心,借助万物自然,化解的同时无凄无凉、无悲无怨,有的只是留给后人的诸多哲理名言!

古有苏轼,今幸有一位大儒遍读古籍经典,继承子瞻之风。他恋慕自然,爱登山品茗,名岳大川无不留下他的足迹,岩茶毛尖俱在他齿边留香。他通透智慧,遇人困惑,讲“道冲,而用之或不盈。渊兮,似万物之宗。挫其锐,解其纷,和其光,同其尘。”谈轻言,而不沉迷于轻言,自己无数勋章加身的同时鼓励年青一代积极进取,诸求自身,“道法自然”。幸得遇见先生,同事一程,聆听些许教诲(本可更多,是我懈惰),多了些通达,少了些执拗。致敬先生,致敬可位居古之大贤之列的大儒先生。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毕生定以先生为目标,向前迈进。



编辑:胡明跃


  • 电话直呼